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花落鸳孤存,雨微心已碎。

  • A+
所属分类:生活技巧

清明,是盛满了一碗碗故事的节日,每一滴都似悲歌。

昨日夜半,程度在一阵细雨声中醒来,白日里的繁华与喧嚣悉数褪尽,这时候唯有静,密不透风的静与冷包裹着他,绵密湿冷的细雨顺着广袤黑暗的天际一寸寸地攀爬入了室,滴滴嗒嗒,像一首哀婉的绝唱。

程度不由自主再一次想起了记忆中那个女孩子。

1

“程度,我真希望自己像这一场大雨,痛痛快快地,大声去叫,去跳,去不管不顾,踏遍每一寸脚下的路。”她站在窗口,一只手触摸着玻璃上留下来的水滴,手指骨骼凸出,纤细的背影,实在太瘦了,宽大的病号服穿在她身上,将她似乎全部地包围了。

程度的眼中全是她的轮廓,他在她身后抱着她,将她转过来,摸着她细细的眉毛,这是一张清秀惨白的脸,若是天色好些,那会是一张充满着春日朝气的面孔,多好看啊!可是长久的病痛折磨与意志消沉,在医院特有的白色笼罩下,只有惨败。

程度心里疼惜到了极点,他抵在她额头上,“微雨,肯定会有这一天的,我坚信。”

窗下,雨打树叶落,正好有一片叶子扑楞楞掉下去,掉在窗外的檐边,发出一声脆响后再掉入那无边无际的所在。

微雨的心也在一声脆响里随着独自飘零下去了。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花落鸳孤存,雨微心已碎。

2

认识微雨的时候,程度25岁。刚刚大学毕业,进了市内最好的医院成为一名实习生,在跟着主任见习的时候,路过一个女孩子的床位。

她穿着病号服,面色很白,背脊端正,正看着一本书,特别专注,两根青葱似的手捏着书页,阳光在她的床位上形成了一个光影分明的角落,她一半在金色的海浪里,一半处于影子的围墙中。

像极了一幅装裱在墙面上素淡的画,一个似有若无缥缈的梦。

医院里的人,患了病的人,总会带着愁绪,微雨是个美人,确切地说,是一个病美人,若说她本来美有五分,那这病更是为她添了两分柔弱,更让人怜惜。

她不发一语,只是一个素淡的影子,就契合了程度爱情里心动的口子。

程度的世界因为那金色海浪莫名发了光,光芒万丈。

他就这样子掉进了一个微雨织就的梦,梦里全是她,他第一次发现原来有人也能把病号服穿得那么好看。

心动是一刹那,行动一瞬间就翻开了篇。

李微雨,21岁,大二,先天性心脏病,体育课上突发情况,被送到医院就诊。

程度看完,嘴角不自觉笑了,“是不是我选择当医生,是为了遇见你,李微雨。”

3

“你好,李微雨,我是程度,今天感觉怎么样?”程度为了亲切点,特意咧开嘴笑了笑,可是又觉得自己笑得像个傻瓜,索性下一秒就收回。

李微雨从他进门的一刻自然注意到了他,一个年轻的帅气的医生,态度亲切,声音低沉,她有些不好意思,看了一眼,便急忙低下头去,轻声说:“你好,好多了。”

接下来无话可说,气氛当真有些尴尬!不过那也是程度一个人的尴尬,他感觉自己真像暴风雨里海面上的一艘小船,翻滚奔腾,想往前行走却怕被海浪打翻了。

几乎彻夜未睡,想象了无数个自己与她的开场白,猜想了无数个她可能会产生的想法。早上他仔仔细细清理了自己,换上了崭新的不见一丝折痕的白大褂,打理了头发,甚至连微笑都练习了好几次。

可是,真的说话的时候,看见她的那一刻,看见她侧躺在病床,眼睛看着窗外的样子,他还是紧张到不知道如何继续话题。

于是,装模作样核实了几个数据后落荒而逃。

陷入爱情里的人也许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越挫越勇的勇气,程度觉得第一面已经很糟了,也不可能更烂了,不如卸下压力。之后他士气十足,往病房跑得勤快,他邀请微雨吃饭,给她带书,下韩剧和她一起看,两个人讨论剧情,意见相合,对视一眼,心花怒放,意见相左,据理力争,寸土不让。

程度的阵势太快太汹涌了,连傻子都看得出来程度心动了,而且颇有点不动则已,一动惊人的阵势。

李微雨当然从程度过分的殷勤中有些察觉,她知道自己也在程度密密麻麻的渗透中丢盔弃甲,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病,她却立即没了勇气,但是要让她拒绝,她更是舍不得。

然而,滴水尚能穿石,更何况微雨晓得,她的生活太寡淡了,好不容易有一支画笔可以雕染,她的心总是先于她的意志去接受。

4

四月,像一个童话,天气好得不像样子。微雨久久不见起色的病也在这交响着明媚与希望里透出点好转迹象,万物复苏。

“微雨,樱花开了,咱们去花园里转转?”程度不经意地问。

“嗯嗯,好啊好啊,终于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她冲程度眨了下眼睛,像个小鬼头,灵气逼人,一点不同阴天里那个安安静静的微雨。

程度被她充满活力的样子逗笑了,想起了《大话西游》里的紫霞仙子,她眨了一次眼,他晕眩了一辈子。

樱花的世界,粉色梦幻。

程度在树下给站在树下的微雨拍照,相机里的女孩子张开双臂,嘴角上扬,眼睛睁得大大的,像是要拥抱世界,脸上是细碎的阳光,如同幸福的微光闪闪,“微雨,我每次叫你的名字,都会自然而然想起一句诗。”

“微雨燕双飞,落花人独立?哈哈,你说得太晚了哈,从小到大,太多人跟我说过这句话了。唉!看来我的名字起得不能太有水平啊!”她耸耸肩,一幅夸张却又毫不惊奇的表情。

程度失笑,只能叫她,“看看我拍的照片能不能入得了大师你的眼?”

可能是太高兴了,她下意识就跑过去,程度忙脸色微变,“你别跑,小心心脏。”下一刻他就后悔了,微雨最反感别人提这回事,他又自我谴责,怎么不走过去,为什么要叫她过来。

“程度,没事,好着呢!”说着她转了一个圈,“就这几步,能怎么样?你别一天把我当作病秧子。”她嘟着嘴说。

程度看她没事,放了心,朗声说:“知道了,你是打不死的小强。”

“是啊是啊,照片拍得不错,我要发个朋友圈,整条大新闻,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哈哈哈哈,最近风平浪静,太没意思了。”边说她边编辑,嘴里嘀咕个不停。

“一点都不大新闻,我给你出个主意。”程度走到她边上,看她还没发出去,连忙说。

微雨好奇地看着他,亮闪闪的眼睛盯着,迫不及待,“快说快说,我马上发,给我的小伙伴一点惊喜,嘿嘿。”

眼看她一高兴又要蹦蹦跳跳了,程度马上按住她的肩膀,压低了声音,眼睛直勾勾的,“做我女朋友吧!”

5

朋友圈最后还是发出去了,确实是大新闻,对微雨来说,她成了程度的女朋友了,对程度来说,他终于“登堂入室”了。

回到病房,微雨都觉得在做粉红色的梦,樱花在身后默默开放,有个人耳边低声说“做我女朋友吧!”“做我女朋友吧!”……

而他双手抓在她肩上,眼睛里全是她的倒影。

“啊!啊!啊!要疯了!要疯了!程度,你这个……你这个……”微雨红着脸低低地嘀咕,在床上辗转反侧,一会儿笑,一会儿扑腾。

科室里的医生护士没多久全都知道了,纷纷打着看病的口号来观摩打趣这一对新晋小情侣。微雨在脸红中送走了一波又一波的访客,程度也傻乎乎地在她旁边乐,任他们调侃。

像一首小夜曲,进行到欢乐部分,属于他们的那一曲开始高歌!

医生和病人的恋爱当然与普通情侣有相同,也有不同。

他们约会的地点,医院。

程度很忙,微雨很闲,她像一只鸟巢里的幼鸟,翘首以待,程度时不时突然出现在病房门口。

只要他没事就待在微雨身边,用尽一切方法打消她偶尔流露出来的脆弱。

她化了妆,换上一件连衣裙,是水墨丹青的感觉,微风一卷,发丝和裙摆一起飞扬,程度按下快门,然后跑过去,吻在她嘴角,留下两张通红的脸。

他带微雨去植物园,看参天的树茂密的生长,她拍下无数张属于她和他的美丽瞬间,照片上,她笑靥如花,他眼含深情,他们在树下摆出了名字,发誓要永远在一起。

她带程度去自己的学校,他们在学校的每一条路上留下踪迹,将他介绍给自己的室友,听一众室友祝福取笑侃大山,听程度讲解剖课上的血腥与惊吓,听到后来夜黑了,他在星子满天飞、人来人往的宿舍楼前大树下吻她。

他们在小吃一条街上从头吃到尾,有时他吃她看,有时他看她吃,最后都成了一张油腻的脸,捧着一个圆滚滚的肚子,太开心了。微雨不过大脑笑嘻嘻冲着程度喊:“程度啊,少吃点吧,给孩子留口粮!”程度看着这个放肆大笑的姑娘忍不住又抱着她吻上去,堵住她的嘴!

……

他们在时间的流淌中偷偷地来去,微雨把每一天当作生命地最后一天过,反而想得简单。

程度却远远考虑得多,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微雨能够活下去,所以他总是掐着表看着时间带微雨回医院,各方打听配对的情况。

微雨知道自己自私了,她的病时好时坏,以前来到医院住一阵就可以出院,现在是不能了,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可是看着程度努力让她活下去的样子,她又不忍心。

她知道,他和父母之间已是如履薄冰,她知道他父母没来医院已是最大的宽容,她能体会他们的心情,养大了的儿子在谈一场没有未来的恋爱,怎不令人害怕,尤其他还那样投入。

然而世间总有来不及。

6

微雨发病的那天来得很意外,很突然。

程度正在其他病人那查房,突然有护士来找他。

他的大脑嗡了一声,当了机,有无数的惶恐拖着他往下落。

微雨被送进去抢救,他跑过去只看见抢救室上红灯像血色,把他的眼睛晃得通红。

终于,灯灭。

……

灭掉的还有程度所有的希望。

他抱着她,一动不动,直到有人将一张发皱的纸硬塞给他。

程度:

我是微雨。

我常常幻想,我们能走到最后,可是我是病人,幻想是不对的。

以前追我的男孩子也有很多,我知道他们喜欢我,不过他们的喜欢太肤浅了,一听了我的病后,就剩下同情、怜悯、不忍了。

那种喜欢,我看不上。

只有你不同,你知道的,我所有的,却从没有说过,我常常想,这是不是上天的补偿,以前我老是在埋怨,在遇到你之后,全是感激。

我爱你,比我自以为的多的多,所以我盼着你能好,有更好的一生。如果我是你人生中很难翻过去的一页,请你努力做到,好吗?那是我仅剩的所有期盼。

我必须要放弃了,身体明明白白告诉我。我知道,现在去叫你,肯定能见到你最后一面,可是我不能,我不能让你送我走,这对你太残忍了。

呵呵,什么是残忍呢!大概我第一次见你动了心,答应做你女朋友,就已是残忍。

对不起,我很自私,但我只有一个祈求:好好活下去,程度,带着我的那份,你知道,我曾有多努力……

谢耳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