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之爱潜水的乌贼异世大陆小说《诡秘之主》书评

  • 282 views

看网上都在推这本《诡秘之主》的小说,没想到。。。。。。。《诡秘之主》这只是第一部啊!不过小说还好,一种新的架构,之前没有看过这种写法。嗯,看的还挺带劲的,挖坑挖的也挺深,但是有时候作者思路太超前了,有点跟不上。最后造成了你怎么写我就怎么看的结果。造成了无脑看!-_-||。

小说作者是爱潜水的乌贼,之前也看过一本这个作者的小说《奥术神座》,嗯,最近又百度了一下这个作者,发现是还是网文届十二主神之一啊。

《诡秘之主》是阅文集团白金作家爱潜水的乌贼所著的异世大陆小说,掺杂了克苏鲁风格、SCP基金会元素、第一次工业革命时代风情和蒸汽朋克情怀。 蒸汽与机械的浪潮中,谁能触及非凡?历史和黑暗的迷雾里,又是谁在耳语?我从诡秘中醒来,睁眼看见这个世界:枪械,大炮,巨舰,飞空艇,差分机;魔药,占卜,诅咒,倒吊人,封印物……光明依旧照耀,神秘从未远离,这是一段「愚者」的传说。

小说概要:
主角随便看了本转运仪式,试着走了几个步子,然后念了句咒语一下子就穿了,然后发现来到了一个魔幻的世界,这个世界的人们有各种各样的能力,但伴随能力存在的还有各种各样的疯狂。当能力越大,这种失控的可能性越高。主角从一场自杀事件醒来,发现虽然自己自杀了,但是杀死的只是宿主。自己借壳复生。并通过自己的日记发现了一个信息,所有人都要死。

 

之后就被介入的灵异事件调查小组调查,并加入。虽然说事件都很平常,但是其实是命运的引导,故事最好看的设定其实就是“愚者”的设定,主角通过穿越仪式,进到了一个灰雾空间。在这里竟然可以召集信徒。塔罗会就此成立了。之后每周一次的聚会推进着故事剧情的发展。

很多场景都挺颇具想象力,比如说深渊,比如说空想之城,白银城。再比如说各种物品,各种超能物体的描述有点像SCP基金会。

 

关于《诡秘之主》具体怎么评价,我估计还要自己在心里酝酿一下,所以我们这篇回答主要说说《诡秘之主》这本书,以及乌贼这个作者身上透露出来的“神性”。在网文中,声名卓著的作者一般被冠以“大神”的称号。绝大多数时候,这个称号仅仅意味着其在网文订阅制度下取得了卓越的商业成就。然而神性并不止于此,而是指涉了更多的东西。我们从浅色的第一个设问开始讨论《诡秘之主》。“你是让我从奇幻小说的角度评判,还是从网文的角度来评判《诡秘之主》?”浅色说这种比较方法是不公平的,因为传统小说——我们指的是奇幻科幻这些类型小说——其创作环境是不同的。但须知一点,奇幻和科幻也是从地摊杂志的时代走过来的,很多古早的类型小说,同样也是在出版业边缘区域那新兴蛮荒市场上挣扎出来的。其卓越之处正是在于取得商业成就的同时,将自身塑造为自觉的类型精品。就此而言,用奇幻或者别的什么类型的视角来评判《诡秘之主》同样也是公平的,因为《诡秘之主》最值得赞美的地方,就在于能在满足一般追更读者需要,从而取得顶尖商业成绩的同时,还自觉追求自身作为类型小说的……姑且我们用“艺术成就”这个词吧。我想乌贼也不会否认这一点,写了这么多年小说,从《奥术神座》至今,他尝试各个类型的创作,直到这一本《诡秘之主》回到奇幻,我想这本书还是寄托了他一点追求的。这也因此让乌贼具有了“神性”。使得大神落于神位的神性,就是艺术追求和商业成就融贯的产物。当作者在网文界完成了这一困难的事业,其就会被赋予当之无愧的“大神”之号。在和冬蛰意的讨论中,他认为这是前进到了网文的边界,触摸到了网文写法的极限,是一种突破——然而这种说法,我认为并不正确。与其说是探索说是突破,不如说是重拾网文黄金时代的精神,是网文之前大神遗留神性的回响。我以前在这个回答中写到现在网络小说越来越小白文,是不是网络写手以后都去创作小白文了,网络文学最终会走向末路?​

 

即使是黄金时代的网文,其中最为出色优异的作者,比如我上面指出的烟男神机猫腻辰东(这一名单并不封闭,事实上目前也没法下如此定论,说这几个人就是最具代表性的所谓优质文作者),其作品同“套路”同“小白文”之间,也有着很多难以区分的特点。他们的作品有时候是某些套路的开创者或者弘扬者,更多时候他们的作品也被归为白文——《亵渎》主角的“猥琐恶人”形象被看做是具有开创性的套路要素之一,神机和辰东直接名列中原五白之中,而作为“文青”的猫腻,其作品也有很多服务于赤裸欲望满足的桥段。这些作家的作品同样具有白文的很多特点,也在商业上取得了顶尖的成绩,甚至于神机辰东二人位列所谓“中原五白”的名单中。但使得他们具有真正神性的,则是除了服务于市场(包括内容上的白文要素,包括形式上的按章更新)之外的追求。有均订啊月票啊之类的硬数据上的成功实在不易,但同样重要的是那些多余的、额外的追求。

网络小说推荐之爱潜水的乌贼异世大陆小说《诡秘之主》书评

不过那个时代的大神——按照《诡秘之主》的设定——大概是先天的神话生物。我想他们创作的第一目的是写好一本小说,比较纯粹的创作欲望大概是更优先的,谁能想到随着付费制度如火如荼地发展,自己的这些创作能引发这么大的回响呢?而乌贼相比起来就是后天容纳非凡特性而成的高序列者,很多时候会妥协于服务追更市场的考虑。比如一个例子,乌贼本打算把倒政委和咸鱼姐写死,但是后来怂了,没敢这么写——但猫腻就很固执,《庆余年》写死陈萍萍,《间客》写死施公子,《将夜》写死夫子,塑造来人物就是有一天要杀了的,如果死得合情合理,死得激昂,那就一定要写死——我们假定为了表达某种精神,乌贼把政委咸鱼等角色写死了,那会不会有第一卷末尾那样的冲击力呢?然而《诡秘之主》已经完本了,假设不可能成立了。回到对神性的渴望,对更好作品的追求上来。如果说所谓艺术追求就是服务追更以外的创作追求,那其中最为核心的大概就是对小说文体的自觉。

网文在体裁上接续了港台武侠的探索,主要采用300万字到500万字的大长篇体例,如果只是满足于更新的话,那就只需要做短线的小结构,但如果有着某种文体上自觉,那么就会考虑整本书的结构——或者最起码,考虑每一卷的整体结构。然而,03年至今的订阅付费制度这一商业制度,是和追更的短线结构密切对应的,在这一制度下,标准的写作是按照每章更新的形式被组织起来的,标准的阅读是按照每天追更的形式进行的,考虑整卷乃至整本,不免有些吃力不讨好。但是依然有很多作者在规划一整卷,甚至一整本书的写法,而乌贼正是自觉执行这种写法的典范——其在第一二卷的卷末感言中提到,他尝试着将一卷作为一个中篇(实际上篇幅已经是一般意义上的长篇了)来统筹,而就其成果而言,这种统筹是很成功的,前两卷的确是结构上相对自足圆满的两段。这种文体上的追求,是订阅付费制度不会支持的。按章更新的制度潜在地呼吁以三千到五千字为单位进行的阅读和写作,除此以外的追求,则更多依赖于作者和读者的爱。就此而言,我认为使得网文飞黄腾达的订阅制度,过去解决了作者的吃饭问题,但10年之后则因为僵化而限制了网文在艺术上的发展。制度并非没有倾向性,而是起到了潜在的引导作用。我想,网文的制度已经到了求新求变的时候,该建设更适合大长篇这一文体的制度了——我曾经有过设想,那将会是以卷/本为单位进行生产消费评判的制度。在读者中,按照分卷一卷一卷看的行为,养肥再看的行为,甚至是完本再看的行为并不罕见;在作者中,也有约三十万字为一个剧情段落的潜规则。这种更健康的制度在网文中并非没有土壤,其实还是有一定群众基础的。订阅更新制度解决网文人的基础生计问题,是该有新制度解决更高追求的问题了,毕竟温饱思淫欲……文体自觉只是个例子,写出“更好小说”的追求还包含更加丰富含混的东西,这里不再一一列举。

 

而《诡秘之主》则代表了这种追求,并且证明好东西还是有人接受的,虽然这本书后半程有诸多不令人满意的妥协处理,但依然值得夸赞。这不得不让人设想一种新制度的出现,设想一种对《诡秘之主》这类小说更加友好的新制度,如果有这种制度,是不是《诡秘之主》就能列于奇幻之林了呢?不过呢,这个世界上进步似乎不是常态,停滞和倒退才是。从无线风、ip热到免费制,新兴的玩法一波波冲击付费订阅制度,在这些新玩意的对比下,连更新追更这些东西都成了良心的代表,这不能不叹一句世事吊诡。最近阅文管理层的动荡,似乎预示着订阅制度将走向末路——改变大概已经发生了,但没有向着我所期望的方向变,反而在倒车路上狂踩油门。因此我才会说,从最悲观的角度来说,就算是《诡秘之主》这样的作品,可能也会成为网文的绝唱了。一部点缀着些许神性的作品就这样草草收尾,不免令人神伤。但是有些东西是不会消失的,总有读者会想看更好的作品,总有作者会想写更好的作品,虽然对什么是“更好的”这个问题存在着诸多分歧,但神性的火种永不熄灭。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05/0110:34:55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