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资源县男教师猥亵6名女生具体细节 王明个人资料照片家庭背景遭扒

  • 34 views

教师是尚高的职业,老师应该是为人师表,然而,有个别老师却将邪恶的手伸向几个年仅9岁的幼女。那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大家和小编一同去看看吧

资源县修睦完小6名三年级女生及她们的家长联名举报,一名男性数学老师在课堂上及教师办公室,趁给学生讲解做错的题目之际,对她们进行猥亵。当事老师对此予以否认,称学生做错题目,他顶多对他们拍拍肩膀、摸摸手和拍拍屁股,那也是对学生的一种关爱。目前,资源警方已立案调查。

广西资源县男教师猥亵6名女生具体细节 王明个人资料照片家庭背景遭扒

资源人石先生有个9岁的女儿小芳(化名),在县城修睦完小读书,这个学期开学不到一个星期,她便老说心里不舒服,不想上学,晚上睡不着,还老喘粗气。

石先生告诉记者,大概3月2日的晚上,小芳放学回家后,那些症状更加严重,连背都直不起来了。他和妻子连夜送她去县人民医院,医生找不到病因,建议他们去市里的医院。次日清早,他们带着小芳住进市妇女儿童医院,医生还是没能找出病因。之后,他们又去过市区其他几家医院,做了很多检查,一样没找出病因。他们只好带小芳回家。

小芳重新回到学校上课不到一个星期,竟出现全身抽搐的情况。石先生和妻子带着她去了南宁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广西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看病。

“医生甚至给我女儿抽了脊髓去检查。”石先生说,这一路下来,女儿什么检查都做了,遭了很大罪。检查结果统统都显示没问题。其间,有医生提到,小芳身体检查都没问题,那问题极有可能是心理方面的,建议去看心理医生。

“小妹妹,你一定还有秘密没有告诉给阿姨听,你说出来,阿姨帮你保密,也帮你做主。”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名心理医生做小芳的思想工作,小芳有些犹豫,对爸爸妈妈说“我说出来,你们不能骂我。”得到父母的保证之后,小芳说数学老师王明(化名)摸她的屁股尿尿的地方,很痛,她不想上学。医生诊断结果为“抑郁障碍”。

一开始,石先生和妻子不相信这是事实。在小芳说了其他几个也被王明猥亵的女同学名字后,他们又找上门去一一核实,一共有6个女生。这下,他们和其他学生家长彻底愤怒了,先后报警、找学校和教育局领导举报,又去了广西区和桂林市公安、信访部门反映情况。
4个女生向记者讲述事情经过

5月23日中午,其中4个小女孩在她们家长的陪同下,向记者讲述王明摸她们的经过。

小芳说:“王明摸我屁股,摸前面尿尿的地方,在教室讲台上面,直到有同学过来交作业的时候,我才走开了。”按小芳说的,她当时有一道除法题目不会做,上讲台去问王明,王明让她走过去一点,然后隔着裤子摸她。她还见到王明把另外一个女生搂到身旁。

第二个女生是班上的一个课代表,下课期间去王明办公室拿作业本。她说:“王明说我题目做错了,教我改,王明从屁股后面摸我尿尿的地方,从裤子外面摸。”她说她一共被王明摸过两次。另外两个女生也明确地说,王明隔着裤子摸了她们尿尿的地方。

这4个女生事发时都没有吭声,事后也没有告诉老师和父母,她们说是怕别人笑和怕父母骂。

记者电话联系上一名姓唐的男子,他说他女儿被王明摸是上个学期的事,当时他女儿已把情况告诉给了班主任。他说是石先生找上门来询问,他才从女儿口中得到证实。不过,他现在不想追究这事,理由有两个:一是女儿那次被摸之后,王明没有再摸他女儿;二是事情过去了,他不想再提,怕揭女儿伤疤不好。

其中有两个家长向记者出示了资源县人民医院对他们女儿的检查结果,一份写着:“外阴未见明显潮红,处女膜欠完整,疑似裂伤……”一份写着:“幼女型外阴,处女膜完整,大阴唇内侧(处女膜外缘)两侧见粘膜裂伤……”

5月23日下午,记者来到修睦完小,莫校长介绍,4月底,有学生家长来学校反映这个事,学校进行了调查,对王明教学那两个班的每个学生都问了话。了解到的情况是,有学生题目做错了,王明只是轻轻拍了下他们的屁股。记者提到,有4个女生亲口向记者说王明摸了她们尿尿的地方。对此,莫校长说她从学生那了解到的情况不是这样的。

随后,在记者的要求下,莫校长把王明叫了过来。

王明今年49岁,在教师岗位上工作了28年,之前是初中老师,做过10年的班主任,后来转到这里教学。

对于那些学生和家长所举报的情况,王明说:“我当老师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就是说在老师改作业的时候,学生做错了的,或者说刚刚讲了学生还没有改正过的,最多是拍拍他们的屁股。那些学生家长告我,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我也希望民警去调查。”

王明说,有个家长的女儿有病,去了很多地方检查,虽然那个家长没有开口问他要钱,但说那病是他拍了他女儿的屁股引起的。

王明提到,学校的条件有限,只有教室和办公室,教室42个学生在场,办公室是3个老师一间,在那样的环境下,一个老师能做什么,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对学生就像对自己孩子一样,顶多是拍拍他们的肩膀,摸摸他们的手,拍拍他们的屁股,也是对学生的一种关爱。”王明认为,这件事情是石先生和他妻子一家一户去找那些学生家长进行劝说引起的。

“怎么会有家长拿自己女儿的名誉来开玩笑?”对于这个问题,王明说在金钱的诱惑之下就不好说了,他也希望公安机关尽快有一个调查结果。

资源县教育局一名姓易的副局长告诉记者,接到家长投诉后,局领导非常重视,专门召开了会议。这个事情已经反映到公安机关,那就把这个事交给公安机关来处理,县检察院也介入进去了,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他也不好表态。另外,局领导也去学校了解了情况,王明在那个学校教书已有10年以上,学校说王明工作很认真,教学成绩也是比较好的。如果公安机关有结果了,如果证实了王明有那样的情况,一定会严肃处理,教师队伍容不下这样的人。但是,现在还没拿到最后的调查结果,所以情况不好说。

资源县公安局负责人向记者介绍,接到群众报案后,警方已经立案调查,主办该案件的是刑侦大队,城北派出所协助办案,资源县检察院全程介入案件调查。目前,案件还在审查中。

据悉,近两年,多地频曝校园教师性侵学生的事件,其中农村地区更为多发。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今年3月发布报告显示,2015年,媒体公开曝光性侵儿童案340起,其中近三成案件为一人对多名儿童施害,此类作案人员中教师占40%。触目惊心的数据,折射出不容回避的社会问题。

首先,学校管理疏漏,存在监管盲点。攸县涉事农村学校教室、教工宿舍等均未配备监控摄像头,学校也没有定期向学生了解教师师德师范。这类监管盲点在农村中小学普遍存在。女童保护项目报告分析指出,性侵儿童的行为具有长期性,如无外界干预,不会自动终止。

其次,学生缺乏自我保护意识,“服从教育”埋祸根。在记者询问“为什么不反抗”时,多名受访女生回答“他是老师,不敢”“家里说要听老师的话”。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中国传统的“服从教育”,让儿童面对老师的侵犯时,缺乏自我保护意识。

另外,“隔代教养”致沟通不畅,隐案率高。攸县案例中,遭猥亵女童几乎都是留守儿童,羞于向祖辈讲述被猥亵经历,更不愿向学校老师倾诉。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曾对全国5800名中小学生做问卷调查,结果显示性侵害案件的隐案率是1:7,换言之,每一起性侵害案曝光,背后可能隐藏着类似案件。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6/05/2515:27:07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