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看直播:转播版权之争?为什么2020欧洲杯热度比之前差很多!

  • 259 views

不仅是欧洲杯热度不如以往,NBA、美洲杯也是一样。我跟我好友聊天,说现在每天会关注NBA季后赛以及美洲杯的赛事,他一听全然不知,说现在还有美洲杯,我怎么不知道?

现在的网络,随着大数据推送机制的固定化,平时你浏览什么内容,平台就给你看什么东西。要是你不看,你根本就没法了解其它行业的消息,信息闭塞相当明显,除非你有特意关注和搜索,否则你每天看到的消息就只能是你感兴趣或者你看到的画面。

另外,还有一点也很重要,就是现在的年轻人不太喜欢足球了,看球的人相当少,平时大家更喜欢的是玩游戏、看动漫,对于体育赛事的热爱越来越少。

这几年工作我接触不少职场的年轻人,问他们平时看不看球赛?他们都说不看。问他们做什么?平时就是玩玩王者荣耀,拿手机玩游戏,搞得我也很郁闷,现实中要找到志同道合可以聊球的伙伴都很少,只能在网络上找一些好友。

相信大家也会有这样的感受,就是足球在大家生活中的关注度没有那么高,也不太愿意看,玩游戏多爽啊,看一场球赛90分钟,还是0:0,特别枯燥,有什么意思呢?

毕竟大家的生活都是快节奏化,还有点兴趣狭窄,只关注自己喜欢的,不关注的东西都不会去了解,信息太多,琳琅满目,也有点碎片化,很难沉得住气、耐心地去关注足球带来的快乐。

想起小时候,那时候网络还不发达,为了关注比赛,我们会经常看足球杂志、报纸还有新闻的报道,去了解研究球队、球星间的事迹,非常用心,现在反而缺少了这种执着的劲头,投入的热情减少。

举个例子,捷克的希克。

本届赛事希克表现不错,相当抢眼,居然有很多球迷不知道,我好友还问我这球员是谁,这么厉害我都不了解。事实上,希克老早就出名了,早年在意甲桑普多利亚、罗马队的时期就很有名,经常看意甲的球迷都会知道他,当年尤文还一度想要买他,可惜后面因为体检不合格才放弃。

在罗马我看过他不少比赛,这名球员很有特点,在前场也具有威慑力,脚下技术也很灵活,而到了莱比锡红牛、勒沃库森之后,去了德甲,表现比之前更为成熟。

他的表现,让我想起哲科,身高1米86的希克可以作为单前锋,但他也可以踢二前锋或站桩前锋。能护球,技术也不错,相当全面。

然而这么一名优秀的球员,很多人都表示不认识他。

包括乌克兰,现在对于乌克兰,大家估计只认识舍甫琴科了,如果再了解的,可能也就是津琴科。其实球队里亚尔莫连科也很出名,在西汉姆联表现很不错,英超的球迷会认识他。马特维延科也很不错,在实况足球游戏里面我还用过他,也是特别稳健。

本届赛事,乌克兰的表现相当好,从预选赛到本届欧洲杯都十分出众,球队技战术水平、打法以及球场感染力都特别强,队员们之间默契十足,传切打得也很流畅,是一支不可小觑的队伍。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热爱罢了,如果你是真球迷,你会关注许多不那么大牌的球员,看比赛的时候也会饶有兴趣,也不会觉得枯燥;要是你是伪球迷,平时不看球的,突然来个大型赛事去看,也很难提得起兴趣。

 

一、欧洲杯转播版权争夺战

不可否认的一点是,观看越便利,观看成本越低的娱乐节目越容易获得更大的热度。

拿这一届欧洲杯举例,咪咕可能是铁了心下了血本,买了独家,后来电视直播版权卖给了央视,网络直播版权分发给了爱奇艺。搞得只有电视端cctv5能看,受不了咪咕和爱奇艺的时候想找央视网看也看不了。如此严厉的版权管控之下,就出现了很搞笑的一幅场景,ab站上很多球评节目因为版权限制只能整个人在那吹逼,甚至连比赛画面都没有,简直是黑色幽默。

足球的热度,起码在中国的热度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于二次传播和创作的,也就是我们熟知的论坛虚空嘴仗,微博造梗,视频网站的二创二剪。咪咕天才一般地锁死了传播和二创的全部便利性,以至于捷克那场比赛结束了好几个小时之后,那脚惊天吊射在直播吧的新闻资讯里竟然只有一张起脚位置的示意图,何其黑色幽默。

中国的观众里非核心球迷是居多的,以往四年一次的世界杯和欧洲杯是这波人出没的舞台,小龙虾配啤酒,夏夜吹着逼看个球,成本非常低地就能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实在不济也能在家整点小酒,微信上找往日好友边看球边吹吹水。但如今没有了唾手可得的观看渠道,没有了二次传播和二创带来的热度,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非核心球迷涌入这个本来对他们来说就不是必需品的赛事。

再说回咪咕,做一个横向对比一个纵向对比。

同为娱乐,电视剧行业,在互联网资本三分天下之前出现的脍炙人口的剧集是不是比现在要多得多。大家看电视剧都是图一乐,甚至可能是听个声,我现在要看个剧需要开会员,找到我想看的剧,然后再观看,想要早点看完需要花钱超前点映,是不是和花钱原画50帧再花钱买解说有异曲同工之妙。
而横向比对一下近些年来兴起的电竞,拿用十年做成电竞联赛标杆的LPL来说。同样的图一乐的娱乐节目,同样的社区环境,同样的吵架模式(据我观察甚至和早年足球贴吧骂战一模一样),同样的极度依赖于比赛转播和观众消费,LPL走的是什么模式?对观众我处处让利,我只赚广告商和唯粉的钱。上海一场比赛5、60,两场通票100,2个小时下来,就一场电影的价格。网上直播所有直播平台都能看,不喜欢官方解说有二路甚至三路的解说免费看,画质1080p起步,也有搞2k4k的平台。唯一看比赛要收费的是什么?选手的第一视角。为什么这么搞,因为看的人多了热度才起得来,热度起来了才有更多的广告和粉丝团体,而要看的人多就要给最广大的观众群体,给看比赛就是图一乐的观众群体让利,先把盘子做大,热度做高。腾竞想的很清楚,而搞足球的这几家搞了这些年还在迷糊。

资本对所有的娱乐行业的噶韭菜模式都是差不多的,电视剧超前点映,会员多看画质更好;游戏会员提前解锁,本体内容拆成dlc再卖一次;音乐打版权站,强迫你听个歌要开至少两个会员。现在足球直播也如此了,把原本的服务拆分,只免费提供最基本的服务,其他所有的增值服务再次售卖给你。比赛本体可以卖,画质可以卖,解说可以卖,下一步估计赛后集锦也可以卖了。早几年,再次的解说,不论是电视台还是网络,都说不出“倒地的是谁?”“谁进的球?是小弗吗?不是,是22号,就是22号”这样的话。

二、足球球迷青黄不接

我看球也有个十年了,以前从来没觉得看球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哪怕是第二天考试,2:45的欧冠我都是照看不误。但成为社畜之后才逐渐发现原来看球是一件那么奢侈的事。今天凌晨睡不着才有机会能看一场三点的西班牙。(在让人失望这件事上,西班牙总不会让你失望)80/90后的球迷和我的处境基本上不会差太多,只要是需要工作,除了公司老板,看一场12点以后的球赛基本都是奢侈。

而真正有时间去看球的人是谁,是十几岁二十出头还没工作,还有熬夜权的学生。而他们在干嘛?在看电竞,在看电视剧,在刷抖音,在打游戏。这群人早就被搞上面这些娱乐项目的公司抢走了。
众所周知,所有人一天都只有24个小时,在他们的时间分配习惯已经被培养起来之后,四年一届的欧洲杯世界杯又何德何能能半路截胡呢?

设想一下,你说我一个大学生,每月生活费就千把块钱,抛开生活开支就不剩多少了,我偶尔还想买个皮肤,充个十连,现在我偶然在微博了解了林皇梗,又在b站刷到了一些足球二创视频,很感兴趣,想去看看球。然后慕名而来,白天睡个午觉,晚上准点打开英超直播,一看林皇的西汉姆联不是免费场次,它要我付费,我咬咬牙花个十几二十块看了九十分钟,然后看了个0:0。室友跑过来问我在看啥,我说在看足球比赛,室友说那玩意有啥好看的,九十分钟进不了一个球的,招呼我去打游戏,我关闭了直播和室友去打游戏了,两把下来一个小时,二连胜,杀得痛快,排位多了四五十分。然后我回头想想,刚刚要是不看球还能多上几十分,那十几二十块还能多买个皮肤,从此我就再也没看过球了。

其实本来新一届球迷是有培养起来的土壤的,互联网文化之下,林皇以一己之力差点改变了年轻人不看球的现状,但玩梗和真的去打开比赛看90分钟是不一样的,后者的成本太高,以前只有时间成本,现在还要加上经济成本。加上搞足球的平台的短视和外部多方抢年轻人时间的压力,终究最后足球的热度在年轻人里只能越来越式微。

3、这届欧洲杯目前看来确实不好看

本来我觉得这届欧洲杯应该会还不错,毕竟各只传统强队之间的实力都很接近,T2级别的队伍看起来也都有爆冷的可能,同时又是六十年纪念,十个举办城市,各个强队在自己熟悉的场地踢球踢出来的效果应该也会更好。

但是,应该从来都有例外,在大规模伤病和疫情的双重打击之下,目前的几场比赛看过来竟然最美丽的是意大利的那场揭幕战,其他比赛的精彩程度和竞技水平都比我想的差很多。

 

总得来说,欧洲杯乃至足球的热度变低是正在发生的,这三点我认为是最主要的。不光是对欧洲杯,这三点对足球也适用,VAR的引入,各项赛事的扩军,欧足联马不停蹄的一个接一个的骚操作,国家队赛事分量的下降,这些都在逐渐削弱足球的魅力。

但这项运动早已走过了数个世纪,它也许会式微,但不可能消亡。我也很乐观地认为,在疫情过去之后,在欧足联脑子正常之后,欧洲杯还是会回到它该有的分量和精彩程度上的。
那时候依然还是会有满街扎啤龙虾,花生毛豆,电视里放着欧洲杯,电视下坐着身着各色球衣的球迷。从利物浦的酒吧到米兰的广场,从马德里的伯纳乌到慕尼黑的安联,这项运动的魅力和吸引力不会因为区区一个疫情,不会因为区区一个欧足联而消散。

以上。

6月17日补充更新:

关于央视频的问题。
我的个人看球习惯是在PC端看球,而且也基本上是用网页看球的。所以央视频app可以看这个我确实是不知道的,感谢大家科普。但评论区有朋友说下一个几十兆的app有什么成本,但是下一个几十兆的app本来就是成本了啊。
一如那个段子所言:“你说的这个app是不是叫浏览器。”

很多球迷朋友代入自己之后会觉得这本身没有什么麻烦的,也没有什么成本。因为这几年以来我们的看球习惯已经被pptv、咪咕这些公司强行培养起来了,看球需要自己去找渠道,需要去冲会员获得更好的画质,需要去下载很多个app在手机里。诚然它买了版权,是有权力去推广自己的品牌和app,核心的球迷用户也已经习惯了这个模式也没问题。
但我是在讨论欧洲杯的热度为什么下降了这件事,我的论点是版权战导致的普通人,非核心球迷的观看成本提高,所以看球的非核心球迷少了很多,加之对二创和二次传播的版权管控,导致了欧洲杯整体的热度是下降的。

再多说两句,热度这个事情是要跳脱出你所在的圈子去看整体的,在球迷圈子里当然欧洲杯热度不会低,一般球迷哪怕没有空看全场的也会看个集锦刷刷微博。但足球圈子外面呢,我平时看知乎的球评最高的那几个点赞数都是低的可怜的一个数字,更不要说知乎还是个不太有茧房的社区。

我的本职工作是做影视的,所以我很自然地将目前的国内足球市场和影视去对比了。无论是资本闻着味来大举注入,还是版权战导致的独播,亦或拆分服务二次售卖这些路数都是惊人地相似。而影视目前的现状是资本掌握了市场绝对的话语权,质量好坏不再重要,好的剧集需要你自己去搜索,首页是绝对找不到的,而那些捧人的、对平台有利的影视工业的残次品反而是霸占开屏和首页头条。
我的这个担忧是源自于那天听了一整场的咪咕离谱解说有感而发的,如果有一两家平台能够垄断足球赛事在国内直播的版权,那他们就有底气降低直播的质量,解说的质量,有底气随意往里面加入广告,有底气把90秒的广告加到两分钟。因为这是目前影视的现状。

欧洲杯乃至足球的热度下降是很明显能够感受到的,而我认为疫情并不是主要的原因,只是正好有疫情这么一个事给了这么一个合理合适的借口去掩盖足球热度和影响力式微的现实。
我希望这项美丽的运动能被更多的人,尤其是被更多的年轻人喜爱,B站上最近也有不少足球相关的内容涌现出来,质量和热度也都不错,所以我不希望这股热度在第一步就被转播方,被眼界狭隘的某公司和某某公司扼杀在摇篮里。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06/2016:21:30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